疫情下对话美国景观建筑师 | 俞昌斌&黄闻的问与答

黄闻女士是我的大学本科同学(1994-1999,同济大学城市规划系景园建筑专业),恰逢2020年5月20日同济大学113年校庆,我微信采访了她。她在美国读书、工作、生活了近二十年,有2个可爱的男孩,现就职于类似中国的地区园林局的工作。由于这20年的经历,她对于美国风景园林行业的政策法规及发展趋势有着深刻的认识和理解。同时,她是一位热爱生活的人,平时在朋友圈经常晒娃,所以我们也探讨了儿童的心理在新冠疫情之后会有怎样的变化趋势。



黄闻简介:

美国注册景观设计师(RLA)

疫情下对话美国景观建筑师 | 俞昌斌&黄闻的问与答


在美国获得景观建筑师硕士学位,在景观设计事务所和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10年,现在马里兰州华府地区规划和公园委员会就职,任项目经理,负责蒙特马利郡公园设计管理。


俞昌斌:当前美国疫情挺严重的,对于您的工作有什么影响吗?

黄闻:我的工作影响不大,主要是在家办公,跟平时在办公室没有太大区别。开会用 Microsoft team, 大家可以分享文件ppt,也可以同时观看一个文件并且做修改或者批注。我们单位的工作属于Essential work,所以都没有停下来,设计和施工都照常进行。

我们单位除了自己内部有设计部,同时也是甲方,需要复杂审批的项目就雇佣设计公司来做。听外部设计公司说他们已经遭遇到了收费困难,现在主要依赖我们这样的政府项目,才能比较稳定而有保障地生活下去。

关于设计的思考,我相信我们还会回到以前的生活方式。但细节的变化应该是有的,如建筑的同事提到室内设计已经考虑到越来越多如使用不需要手接触的部件,特别是卫生间的各种操作全部采用感应器件,室内各种门的开关改为用脚操作 。


疫情下对话美国景观建筑师 | 俞昌斌&黄闻的问与答


俞昌斌:当前疫情对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吗?

黄闻:最难过的是不知道下一次度假是什么时候。还有大家心里绷的那根弦什么时候可以放松,再回到以前的状态。当下人和人的交往方式变了,只能带着口罩远远点头。另外,下一代的生活方式已经受到很大冲击和改变。


俞昌斌:这次疫情,大家都只能呆在家里自我隔离吗?

黄闻:这次疫情,美国虽然各州都颁发了居家令,但是户外活动(不包括团体运动和游乐设施)跟超市买菜、医院看病同属基本需求,是不受居家令限制的。所以大家对户外散步、慢跑、徒步的需求反而大大增加了。人们都意识到户外自然环境对心理和情绪的积极影响。很多行政区都更加注重徒步和自行车道的绿道体系的连续性和可达性,让更多的居民能方便地享受自然环境。 在城市密度高的地区,市政也采取在周末时间有选择的关闭一些机动车道,改成步行通道,增加市民户外活动的选择。


俞昌斌:这次疫情过后,对小朋友的未来发展有没有什么改变?

黄闻:当前小朋友每天一睁眼就在电脑前,所有社交活动都在电脑上。当然跟家人的交流和互动也多了,因为不用电脑的时候也没别人陪他们。另外,发现他们对吃和野外可以吃的东西更加感兴趣了,比如他们已经爱上了在郊野公园里挖竹笋回来吃。


疫情下对话美国景观建筑师 | 俞昌斌&黄闻的问与答


俞昌斌:你觉得美国的景观行业协会(asla)在这次疫情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改革,或者发展趋势的变化呢?

黄闻:我认为至少有以下三点变化:

第一,如前所述,非机动车的交通系统(徒步、自行车道)的继续完善和扩展,对社区可达性尤其是高密度居住区与自然的联系会是一个新趋势。

第二,以前居住郊区化,后来大家逐渐回归城市,疫情的出现也许会再次引发居住郊区化的趋势。

第三,这次疫情让更多人把时间花在养花、种菜,甚至养鸡上,对居住住房(house)的花园庭院和家庭种植的需求会大幅增加。


下面摘录黄闻女士5月1日的朋友圈文字和图片:

看了朋友圈才惊觉已经是5月了。今天劳动节,真是劳动一天。白天一边工作,开会,一边陪娃上课,一边做面包蛋糕,下午去工地看项目,果然再简单的也会出问题,回来联系各方处理问题,还做了晚饭,吃完又陪娃疯癫。


疫情下对话美国景观建筑师 | 俞昌斌&黄闻的问与答


去工地上,小d非要跟我一起。还要找有水的地方。这个公园来过无数次,跟着小d才发现这片水面竟然颇有度假感。昨天一天大雨,水漫到岸边,竟然恍惚以为在佛州Everglades。


几个朋友都推荐的焦糖芝士蛋糕,非常简单粗暴的做法,成品很惊艳好吃。烤的时候满屋甜香,娃爹说闻着像高级烤红薯。


疫情下对话美国景观建筑师 | 俞昌斌&黄闻的问与答



热门推荐

暂无数据
暂无数据